• <tr id='vuc4djvm'><strong id='vuc4djvm'></strong><small id='vuc4djvm'></small><button id='vuc4djvm'></button><li id='vuc4djvm'><noscript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dt id='vuc4djvm'></dt></noscript></li></tr><ol id='vuc4djvm'><option id='vuc4djvm'><table id='vuc4djvm'><blockquote id='vuc4djvm'><tbody id='vuc4djv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uc4djvm'></u><kbd id='vuc4djvm'><kbd id='vuc4djvm'></kbd></kbd>

    <code id='vuc4djvm'><strong id='vuc4djvm'></strong></code>

    <fieldset id='vuc4djvm'></fieldset>
          <span id='vuc4djvm'></span>

              <ins id='vuc4djvm'></ins>
              <acronym id='vuc4djvm'><em id='vuc4djvm'></em><td id='vuc4djvm'><div id='vuc4djvm'></div></td></acronym><address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legend id='vuc4djvm'></legend></big></address>

              <i id='vuc4djvm'><div id='vuc4djvm'><ins id='vuc4djvm'></ins></div></i>
              <i id='vuc4djvm'></i>
            1. <dl id='vuc4djvm'></dl>
              1. 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利高娱乐<<社情民意

                博士会员提议——在贵州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建构教扶贫对象精准判别机制

                笔者: 贵州师范大学教科学学院 张义民 发布时间:2017-03-28 拜访次数: 次 字体:【

                一、提议的缘由

                2013年,国务院办公室厅转发教部等部门《关于实施教扶贫工程意见》,全面启动教扶贫工程。全国14个连片特困地区,其中贵州有些地区(65个区县)居于其中三个地区:乌蒙山区(云贵川10)、滇桂黔石漠化区40、武陵山区15(贵、重庆、两湖)。然而,扶贫必先识贫,我国教扶贫对象判别进程中因人为限定贫困人口规模而造成的规模排斥以及判别体系中的受教能力指标的缺失等等,直接影响教扶贫对象判别的瞄准精度,从而影响教扶贫实效。将教扶贫对象判别与贫困判别合二为一是不合适的,鲜有考量教扶贫对象的特殊性。

                当然,贫困人口精准判别一直也是国际社会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2006年,印度国家抽样调查组织(INSSO)调查发现,农村20%最富有的人中有18% 的持有扶贫配给卡(BanerjeeDuflo等,2007)。2012年,世界钱庄研究团伙发现,基于家庭收入核算的方法难以瞄准穷人(Alata,BanerjeeOlken,2012)。关于贫困人口判别的方法,阿玛蒂亚·森提出多维贫困理论。继后,有些学者和机构提出一系列多维贫困指数及其划算方法,如Hagenaars1987)从收入和闲暇两个维度首次构建多维贫困指数;联合国开发罢论署( UNDP) 分别于1996 年和1997年构造了能力贫困指标( Capability Poverty Measure) 和人类贫困指数( Human Poverty Index);牛津大学贫困与人类发展中心(OPHI) 的研究人员AlkireFoster2007)从多维视角对贫困进行判别、加总,给出了多维贫困测度的A-F模型……等等。

                在我国,贫困判别主要是由区域判别走向个体判别。1986—2000 年,我国经济高速增长背景下扶贫对象判别主要采取区域判别模式,强调区域性瞄准为主(张磊,2007)。这一阶段,主要倚靠经济学的“秋毫之末效应”让贫困农户在区域经济发展中受益,并通过自食其力提高发展能力。(王小林,2016);2001—2010 年,扶贫对象判别转为贫困县和贫困村的判别,重点把财政扶贫资金投向贫困县和以“整村推进”方式提升贫困地区农村发展能力。2011年以来,先是变本加厉了区域扶贫攻坚的格局,在全国划分了14 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作为扶贫开发的主疆场。2014 年,中共中央办公室厅、国务院办公室厅印发了《关于创机机制扎实推进农村扶贫开发工作的意见》,提出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要求扶贫工作由“漫灌扶贫”向“滴灌扶贫”转换,强调贫困个体精准判别。当然,目前的精准判别仍然存在较多问题,如邓维杰(2014)指出,“精准扶贫中出现了突出的对贫困户的排斥现象”。唐丽霞、罗江月等人(2015)认为必须在扶贫进程中提高扶贫瞄准的精度。左停、杨雨鑫、钟玲则(2015)运用中央地方关系、社会控制理论以及“社会成本”三种视角分析精准扶贫所面临的规模排斥现象。

                 

                二、要做什么?

                1.全面了解目前我省贫困地区教扶贫对象判别器、判别流程以及判别精准度。

                2.建立科学的教扶贫对象精准判别指标体系。

                3.优化贫困地区教扶贫对象精准判别的机制与行动方案。

                 

                三、怎么做?

                1.现状与问题——教扶贫对象判别状况调查

                1)判别主体调查

                调查政府扶贫工作人员、村支书、贫困人口以及非贫困人口等利益相关者在教扶贫对象判别进程中的利益诉求、判别工作参与度以及权利状况。

                2)判别器与流程调查

                调查教扶贫对象判别指标体系、判别进程中的规模控制状况、判别流程等状况等。

                3)判别瞄准精度调查

                调查教扶贫对象判别进程中“真贫者”被恶意排斥和过失排斥的状况以及“真贫者”的受教能力情况。

                2.原因与缘由——教扶贫对象判别欠准原因分析

                1)判别条件与判别瞄准精度的关联性分析

                分析贫困人口判别中自上而下的“规模控制”与自下而上的“按人均纯收入进行判别”之间的政策悖论;剖析贫困地区传统文化、乡村结构等非制度性条件如何影响教扶贫对象判别的精准度。

                2)判别主体的机会主义行为与判别瞄准精度的关联性分析

                厘清教扶贫对象判别的多元主体,分析教扶贫对象判别主体之间的利益博弈如何影响教扶贫对象判别瞄准精度。

                3)判别器的科学度与判别瞄准精度的关联性分析

                分级判别器的信度(即瞄准“真贫者”的程度)和效度(即瞄准具有受教能力的贫困者的有效程度)及其对判别结果的影响。

                3.经验与条件——教扶贫对象判别的经验借鉴与扶贫条件分析

                1)国内外教扶贫对象精准判别的经验与启示

                一边,认真梳理英、美、日等国有关教扶贫对象精准判别的成功经验;另一边,系统收集和整理国内有关教扶贫对象精准判别的成功案例。

                2)教扶贫对象判别的制度条件与非制度条件

                分析贫困地区教扶贫组织体制、相关法律法规、地方教扶贫政策以及民族民俗文化等。

                4.政策与应用——教扶贫对象精准判别制度设计与机制优化

                1)教扶贫对象精准判别主体博弈机制

                2)教扶贫对象精准判别指标体系与流程优化。

                3)教扶贫对象精准判别机制监督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