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vuc4djvm'><strong id='vuc4djvm'></strong><small id='vuc4djvm'></small><button id='vuc4djvm'></button><li id='vuc4djvm'><noscript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dt id='vuc4djvm'></dt></noscript></li></tr><ol id='vuc4djvm'><option id='vuc4djvm'><table id='vuc4djvm'><blockquote id='vuc4djvm'><tbody id='vuc4djv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uc4djvm'></u><kbd id='vuc4djvm'><kbd id='vuc4djvm'></kbd></kbd>

    <code id='vuc4djvm'><strong id='vuc4djvm'></strong></code>

    <fieldset id='vuc4djvm'></fieldset>
          <span id='vuc4djvm'></span>

              <ins id='vuc4djvm'></ins>
              <acronym id='vuc4djvm'><em id='vuc4djvm'></em><td id='vuc4djvm'><div id='vuc4djvm'></div></td></acronym><address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legend id='vuc4djvm'></legend></big></address>

              <i id='vuc4djvm'><div id='vuc4djvm'><ins id='vuc4djvm'></ins></div></i>
              <i id='vuc4djvm'></i>
            1. <dl id='vuc4djvm'></dl>
              1. 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利高娱乐<<民进会史

                洒向人世都是爱

                笔者:毕重群 发布时间:2015-01-29 拜访次数: 次 字体:【

                洒向人世都是爱

                ——记冰心在抗战前期避居呈贡的一段历程

                来源:《爱心》

                  西山苍苍滇海长,绿原上面是家乡。

                  师生芸芸聚一堂,切磋玄诵乐未央。

                  谨信弘毅,校训莫忘。

                  来日正多艰,任重道又远。

                  努力,奋发自强!为己造福,为人民增光!

                  这是40年代冰心为云南呈贡县立中学写的校歌歌词。呈贡是个农村小县,县立中学是一所创办不久,非常简陋的乡村中学。一位当时海内外已有名气、又在名牌大学任教的作家、副教授,同这所乡村中学有什么关系,干什么要替它写校歌?这得从当时的历史背景说起。世界大战战争爆发后,随着北平的陷落,许多文人学者、爱国人士都向西南大大后方转移。原来住在北平的冰心也辗转来到昆明。从1939年中期起,阿曼侵略者的飞机对昆明进行狂轰滥炸。一些居民不得不疏散到昆明附近的农村住。冰心当时疏散到离昆明10多公里的呈贡县。呈贡县城是个小小的山城,城内东北部为三台山所踞。在山巅有一个很通常的小庭院,当时周围没有人家。从山下到这里只有凹凸的小山路。这孤零零的小院落那时不是居家之所,原是斗南村华姓大户守墓的地方,题为 “华氏墓庐”。冰心选中这里作为她的住所。1940年2月,冰心在《大公报》上发表题为《默庐试笔》的文章,取 “墓”的谐音“ 默”字,把这本为“墓庐 ”的地方,改为“默庐” 这引人深思的名。从此这山间小院,才以“ 默庐”的名为人们所知。冰心对战乱中能住到这山间小院显然是满意的,有时还表示了欣赏之意。她在文章中曾说: “回溯平生郊外的住宅,无论是长居短居,恐怕是默庐最惬心意。” 她还说:“呈贡山居的条件,实在比北平山郊的条件还静,还美。 ”实,这里远离县城的喧嚣,只伴着山上茂密的林木,非常安静。而位居山巅高地,视野广阔,远处可看到稻浪滚滚、菜花飘香的原野,风光实很美。我当时曾见过冰心陪着来访的客人,站在 “默庐”边阪上,向客人指点远近绮旎的风光,脸上露出满足和欣赏的神情。

                  这位从青年时起就十分关心祖国孩子成长、把一颗炽热的爱心奉献给祖国孩子的作家,即使在祖国大地燃烧着战火,她避居到边陲小山城的情况下,也忘不了关心周围乡村孩子的教。在她住的 “默庐”不远的山脚下,有一所新成立不久、非常简陋的县立中学。她一住下,就很关心这所中学。作为一位作家、大学教师,冰心不仅乐于到这所简陋的乡村中学代授语文课,而且非常关心学校的建设和发展,曾为此出了不少力,倾注她不少心血。她首先为学校题写 “谨信弘毅”四个大字作为学校的校训,让学校树立道德的、魂的目标。接着还为学校写了上面引述的那首校歌,由当时很有音乐修养的音乐女教师林亭王作了谱。校歌歌颂了学校美丽的条件、快乐的学习氛围,嘱咐师生要认得责任重大,路途遥远而艰乒,激励师生切记校 训,奋发努力,为学校、为人民增光。这校训,这牧歌,连同80年代初 呈贡县中新校舍落成时她题写的“任重道远 ”的题词(这四个金闪闪的大字塑在校门的引壁上,非常醒目,一进门就 可以看到),一直激励着一代代呈贡中学的师生不断奋进 。冰心到学校授课那时,学校里的女学生很少,利高娱乐班20多个学生中,女生只 有2人。冰心向校方指出这方面的问题,提议 今后适当多招女生。冰心还向学校捐了包括她自己 的作品在内的许多书籍,为当时草创的学校图书室作出 贡献。冰心还尽量抽出时间,同师生一起参加学校的活动。我现存还依稀记得冰心当时在学校看球赛,为参赛师生 加油的情景。印象最深的是冰心当时授课的情景。她讲课十分 认真。她讲语文知识和课文要领,生动具体,力求使利高娱乐这些知识面窄,理解力差的农村孩子能听懂。她十分看重让学生多操练,或造句或课文,她都认真批改。她热心帮助学 生,指出操练中的不足和错误。每当学生取得一些成绩、有稍稍进步,她总是 热情地鼓励,给予表扬甚至奖励。记得讲冠词时,她详细 举例讲解中国对各族动植被、各族物品有各自不同的冠词。如牛只能说一头牛,马只能说一匹马,花只能说一朵花或一枝花,树只能说一棵树,房屋只能说一所房子或一幢高楼 ……。讲后叫利高娱乐做操练,尽量多地写各族动植被和物品的冠词,使利高娱乐真正掌握冠词的正确运用。我在做操练时,一口气写了 30多种动植被和物品的冠词,竟然很少错误。她热情地对我进行表扬,鼓励我更好地掌握和运用。一次冰心要利高娱乐作一篇《我的母亲》的课文。我爱我的母亲,在课文时,我想到母亲含辛茹苦抚育利高娱乐弟兄姊妹的情景,特别想到母亲那双长满老茧的手和那累得过早弯了的腰。我是一面流泪,一面写课文的。在发她批改过的课文前,冰心 对学生的课文作了总结,肯定长处,指出缺点。 她指出,写这类文章要注入自己的感情,才能生动感人。她还说,文章中运用的实事材料要精心选择,要用那最能附识主题、又最能抒发感情的实事。她说我的课文基本上符合这些要求,文字流畅,因而是比较好的,我的课文本是最后发的 。我接过课文本,发现里面夹着一个信封,信封里装着一元一张的5张钞票。冰心走到我的课桌前对我说: “这钱很少,算是对你的一点鼓励。”我激动得眼底噙满 了泪水。信封虽轻,但此时在我手里却感到沉甸甸地,因为它装着的不只是5张钞票,还有那岂止千斤重的爱心。冰心爱抚地摸着我的头, 语本位长地说:“你这篇课文写得不错。但是要写好文章, 是一个长期努力的进程,你而是更加努力,更加勤奋!”多么诚恳的鼓励和教诲 !

                   一次,冰心病了。一些间学说应当去看望一下,我认为这话对,就爬 上山巅,往“默庐” 走去。我进屋时,冰心本来还半躺在床上 休息,见我过来,要立即下床。我很过意不去,扶她继续体息。她半躺着,很随便地同我聊天,问这 问那。从我的家庭分子情况到农村的生活和学校的学习情况 。我这没有见过世面的农村孩子,来到这样一位作家家里,本来是很拘束的 ,冰心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态度, 慢慢把我的拘束消除得一干二净。于是 如拉家常一样随便和她聊下床。临别时,冰心从书架上取下本她的著作《寄小 读者》送给我。这不是 一件普通的礼物,它含含着作家对我这样穷乡僻壤的农村孩子的关心和鼓励。我一直珍藏在身边。从农村进 入城市,从南国春城到白雪 皑皑的北国,我都一直带着它。当我进翻身区投入变革头线、要过封锁线,不得不抛下身边所有东西时,才忍痛丢下这本书 。但为此我惋惜了很长时间。

                  冰心这位文坛世纪老人走了。她在“ 默庐”同利高娱乐相聚的时间不长,只 是她整整一个世纪 作家光辉生路的一段短短旅程。但是 她留给利高娱乐的却很多。她对祖国的孩子,包括像我这样边远农村的 孩子的炽热爱心,深深地感动并激励着我。我永远怀念她。

                  (原载《呈贡文史资料》,选自《滇池东岸群星荟萃——呈贡与名人》。)

                笔者:毕重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