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vuc4djvm'><strong id='vuc4djvm'></strong><small id='vuc4djvm'></small><button id='vuc4djvm'></button><li id='vuc4djvm'><noscript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dt id='vuc4djvm'></dt></noscript></li></tr><ol id='vuc4djvm'><option id='vuc4djvm'><table id='vuc4djvm'><blockquote id='vuc4djvm'><tbody id='vuc4djv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uc4djvm'></u><kbd id='vuc4djvm'><kbd id='vuc4djvm'></kbd></kbd>

    <code id='vuc4djvm'><strong id='vuc4djvm'></strong></code>

    <fieldset id='vuc4djvm'></fieldset>
          <span id='vuc4djvm'></span>

              <ins id='vuc4djvm'></ins>
              <acronym id='vuc4djvm'><em id='vuc4djvm'></em><td id='vuc4djvm'><div id='vuc4djvm'></div></td></acronym><address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legend id='vuc4djvm'></legend></big></address>

              <i id='vuc4djvm'><div id='vuc4djvm'><ins id='vuc4djvm'></ins></div></i>
              <i id='vuc4djvm'></i>
            1. <dl id='vuc4djvm'></dl>
              1. 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利高娱乐<<民进会史

                民主变革时期中国民主促进会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历程

                笔者: 发布时间:2014-03-27 拜访次数: 次 字体:【

                民主变革时期中国民主促进会与中国

                共产党合作历程

                 来源:中央统战部网

                 中国民主促进会,1945年12月30日在上海成立,分子主要是文教、出版界的一些知识分子以及其它爱国民主人土。马叙伦、陈巳生、王绍鏊等人为常务理事。民进《对于时局的宣言》主张,国民党“自动改革政权,兑现民主”,要求“国民党立即无条件地还政于民,立即五条件的停止内战”,“友邦从速撤退驻华各军”,民主“制定适应时代的建国大纲”。

                  1946年1月,民进发表了给政治协商会议提议书,强烈要求国民党立即结束一党专政,保人民一切自由,组织举国上下一致的民主政府。5月,为了扩大和平、民主力量,民进联络合力了上海六十多个群众团体,组织成立了“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6月,民进参与发起组织上海人民反内战大会,民进领导人马叙伦、雷沽琼参加了赴南京游行和平代表团,马叙伦为团长。在南京下关车站,代表团就遭遇国民党特务的围攻打,马叙伦、雷洁琼等人被打伤。

                  1947年下半年,国民党反变革实行白色恐怖后,民进转入地下,以化整为零,分组活动的方式,继续进行反蒋反美的斗争。1948年4月,民进针对国民党演出的伪国大丑剧,在香港发表宣言,对国民党一手操纵选出的总统、副总统和伪国大的一切决议以及未来政府和现政府的一切行为,表示一概否认,并宣告中国人民要消灭南京独裁政府,把美帝国主义赶出中国。

                  马叙伦,中国民主促进会的杰出的变革领袖、中央主席,著名的政治活动家、教家。

                  马叙伦早年参加过同盟会,充任过北大哲学系副教授。1936年先后发起组织“北平文化界救国会”、“华北民众救国会”。抗战胜利后,更加认清了国民党蒋介石的反动本质,主动参加共产党领导的爱国民主运动。他曾说:我“在热血开锅,走投无路的时候,终于找到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投入反内战、争和平,反独裁、争民主的洪流中去。”

                  “下关事件”的产生,使马叙伦更加坚定了与反变革斗争到底,将生死置之于度外的决心。昆明“李闻惨案”之后,马叙伦怀着悲愤的心情,写文章抗议,“变革者是杀不完的,他们好像是春天的草,生生不绝,而且‘更行更远还生’。”“我的历史上一有些和李、闻两先生相同,我自然准备着接受一颗子弹,但我预备着送还他们一颗原子弹。”

                  1947年,国民党颁发了《堪平共匪叛乱总动员令》,镇压民主运动,马叙伦胸中怒火燃烧。他致信国民党行政院院长张群,抗议国民党的特务秉国是“明季厂卫之行”,并郑重声明:“至伦立身,本末不移,贫富威武,无动于衷,达观早成,生死一致。自今以拥疾之躯,待命陋巷之内,捕捉不辞,驱胁无畏,穷以私剑,投诸浊流,皆系于政府,于伦无与焉。”信中体现了马叙伦威武不屈、正义凛然的大无畏的变革魂。

                  这一年的10月30日,他为子女立下了遗嘱。遗嘱中说:

                  “余如逮捕,必无幸生,求仁得仁,无所归怨。余虽不见夫已之亡,汝曹必能见之,则犹吾见也。余之遗体,为若毁弃,甭寻求,皮囊盛血,本无足珍;苟得见归,即付诸火,期于悉成灰烬、播散海陆。汝曹欲寓纪念,可于吾母前立石,仅足书姓名,勿事增华也。”

                  遗嘱字字句句,视死如归,无私无畏,体现了一个变革家的宽广胸怀。

                  新中国成立之初,民进以中小学教职人员和文化出版界人士为主,也有一有些在社会上有影响的上层知识分子及大学教职人员。1950年4月24日,中国民主促进会召开头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通过了《关于接受人民政协共同纲领为本会纲领的决议》,并郑重表示,本会将尽一切努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与各民主党派和全国人民为彻底兑现这一共同纲领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