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vuc4djvm'><strong id='vuc4djvm'></strong><small id='vuc4djvm'></small><button id='vuc4djvm'></button><li id='vuc4djvm'><noscript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dt id='vuc4djvm'></dt></noscript></li></tr><ol id='vuc4djvm'><option id='vuc4djvm'><table id='vuc4djvm'><blockquote id='vuc4djvm'><tbody id='vuc4djv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uc4djvm'></u><kbd id='vuc4djvm'><kbd id='vuc4djvm'></kbd></kbd>

    <code id='vuc4djvm'><strong id='vuc4djvm'></strong></code>

    <fieldset id='vuc4djvm'></fieldset>
          <span id='vuc4djvm'></span>

              <ins id='vuc4djvm'></ins>
              <acronym id='vuc4djvm'><em id='vuc4djvm'></em><td id='vuc4djvm'><div id='vuc4djvm'></div></td></acronym><address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 id='vuc4djvm'></big><legend id='vuc4djvm'></legend></big></address>

              <i id='vuc4djvm'><div id='vuc4djvm'><ins id='vuc4djvm'></ins></div></i>
              <i id='vuc4djvm'></i>
            1. <dl id='vuc4djvm'></dl>
              1. 今天是:
                您当前位置:利高娱乐<<民进会史

                中国民主促进会响应“五一”口号时间的考证

                笔者: 发布时间:2014-03-27 拜访次数: 次 字体:【

                中国民主促进会响应五一口号时间的考证

                笔者:王民  来源:《民进会史资料选辑》第五辑

                 

                  2009年9月1日到11月27日,我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第22期民主党派干部培训班学习三个月。我在学习的进程中发现,在目前的介绍中,中国民主促进会响应“五一口号”的时间没有具体的日期,各个党派响应“五一口号”的时间也不统一。

                  “五一口号”的发布,以及各民主党派和各行各业人士的响应,标志着各民主党派公开、自觉地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走上了新民主主义变革道路,也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局面基本形成。因而,利高娱乐很有必要搞清楚这段历史。

                  《1948—2008让历史告诉未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六十周年纪念》(朱维群主编,华文出版社,2008年4月)一书是权威著作,其中第122页写道:“5月间,民进发表《中国民主促进会响应中共‘五一口号’的宣言》。”肯定了是1948年5月,但是具体是哪一天,没有附识。

                  《江淮时报》2008年3月4日发表李传玺的文章《各民主党派响应五一口号》,其中写道:“潘汉年收到‘五一口号’电讯后,立即在《华商报》刊登,于是‘五一口号’的消息在海内外以及各民主党派、浩大民主人士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中共香港分局统战委员会向香港各民主党派倡议举办‘双周座谈会’,大家一起分析讨论内地大政。双周座谈会由各党派轮流主持,往往一周在天后庙道4号四楼连贯家进行,一周在罗便臣道92号李济深家中举行。各民主党派看到‘五一口号’后,双周座谈变成了连日讨论,经过连续两天的发言,与会的十二位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代表各党派和各行各业于5日联名发表了响应中共‘五一口号’的通电。”全文如下:

                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先生,并转翻身区全体同胞鉴:

                  南京独裁者窃权卖国,史无先例。近复与美帝国主义相互勾结,欲以伪装民主,欺蒙世界,人民虽未可欺,名器不容假借,当此翻身军队所至,浆食集于道途;国土重光,鸿图亟宜早定。同人等盱衡中外,正欲主张,乃读贵党五一劳动节口号第五项:“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兑现召集人大代表大会,成立民主影子内阁。”切合人民时势之要求,尤符同人民等之本旨,曷胜钦企,除通电国内外各行各业暨海外同胞共同策进完成大业外,特此奉达,即希赐教。

                  李济深、何香凝(中国国民党变革委员会),沈钧儒、章伯钧(中国民主同盟),马叙伦、王绍鏊(中国民主促进会),陈其尤(致公党),彭泽民(中国农工民主党),李章达(中国人民救国会),蔡廷锴(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谭平山(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郭沫若(无党派)。

                  “虽然有关领袖曾经发表通电,但各自党派还是以党派名义相继发表了通电,5月7日,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发布告台湾同胞书;5月,中国民主促进会、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分别发布宣言;6月9日,中国致公党发布宣言;14日,中国民主同盟发 布致全国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报馆暨全国同胞书;25日,中国国民党变革委员会发表声明;7月7日,中国人民救国会在世界大战战争胜利日发表《七七宣言》。中国共产党登高一呼,终于四方齐应。中国共产党开始主动周密安排,通过各族渠道安全运送大批民主人士前往翻身区。”

                  李传玺的文章中,也是说“5月,中国民主促进会、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分别发布宣言”。再次肯定是5月,但是到底是哪天?还是没有附识。

                  那么,到底是哪一天呢?利高娱乐知道“五一口号”首先是在《华商报》刊登的,十二位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代表各党派和各行各业于5月5日联名发表了响应中共“五一口号”的通电也是在《华商报》刊登的。于是,利高娱乐到首都图书馆查到了当时的《华商报》。 得知:“内战爆发后,许多民主人士避难香港,一时间,香港成了中国的政治热区,除国共两党外,各党派的领袖人物大都聚集于此。因此,中共也高度重视香港的统战工作。周恩来特调潘汉年到香港工作。潘汉年长期在中共高层核心部门工作,是统战工作与情报工作的行家里手,时任中共上海局委员,上海局当时兼管香港分局。潘汉年到香港后,与香港分局书记方方密切合作,还成立了以连贯为书记的统战委员会。中共在香港还主办了《华商报》。”(李传玺,江淮时报20080304期)

                  利高娱乐查到了中国民主促进会响应“五一口号”的时间是1948年5月24日。